您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托福

关于开元寺的景致,你只知道“蜈蚣”的传说?

  文 / 麦麦 图片/ 吕波 田米

  关于开元寺那只“蜈蚣”的传说,是谁编出了这个版本的故事……

  不知道什么时候,有人发现开元寺拜庭内、在踏往大雄宝殿的第一级石阶上,有一只蜈蚣模样的石刻纹样。稍加辨认,“蜈蚣”的头尾触须依然清晰可见,手掌长短,独此一只,旁边别无他物。

  关于这只“蜈蚣”,有一个从去年底开始流传的传说版本称,此蜈蚣乃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为保佑儿子出海祈福,受高僧指点,在大雄宝殿重建时,置于地基以镇邪,而且是两只。

  就是这只咯

  明朝1637年,开元寺大雄宝殿确实进行过一次灾后大重建,算是规模最大的一次,那时候管着海防又兼着海商的郑芝龙有钱,是主要出资方之一。

  但简单计算下会发现,他跟儿子的时间对不上啊。

  1637年,郑成功才14岁,秀才没考婚没结,明朝还没被清军破关,所谓“出海护航”,如果指的是郑成功沿海抗清,那至少也是8年以后的事。再说,那时候郑芝龙早已背弃儿子降清,离开泉州当官去了,怎么想都不太可能还有“种蜈蚣”这事。

  大雄宝殿前,不止有蜈蚣,还有类似棋盘、龟壳的刻纹

  那天我们去开元寺求证此“蜈蚣”真假时,更意外的是,在大雄宝殿正殿前庭的石面上,发现了另外两块刻纹,其中一个乍看像一张蜘蛛网,另外一个不好辨认了。

  难道这些刻纹是一整套的吗?

  当我们把这些疑惑抛给当天值班的法源师父时,他无奈地连连摇头,笑着说:“那只蜈蚣已经有不少人问过我了,但据我翻阅寺庙里的资料,并未看到关于它的只言片语。”

  不过关于另外两张刻纹,法源师父倒是知道一些。他说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开元寺被当做一个集市,人特别多,很多小孩在这边玩,便刻下了这个网状棋盘做游戏道具。旁边那个图案他也分辨不清。

  至于那只蜈蚣,是不是也是当时顽皮小孩留下的不得而知,传说有两只蜈蚣,我们找来找去,始终也只发现一只。

  1637年,郑芝龙捐建大雄宝殿,修缮力度和规模可谓历来之最。

  我们先后问询几位寺庙人员和泉州学者,均表示未在任何书籍上看到过关于“郑芝龙为儿种蜈蚣”的记载。

  开元寺首座释法一师父提供了另一个说法。他说,听老一辈的师父讲,当时大雄宝殿重修时,上梁一直上不去,有人指出,开元寺的选址正当一个蛇穴位,建议从风水学上刻只蜈蚣镇一下。据说,最后这上梁还真的上去了。

  不过,释法一师父称,这也是没有记载的传说而已。

上一篇: ​落实 落实 再落实 下一篇: 深圳罗湖居民对教育满意度达93.7%

Copyright © 2012-2020(www.gaoxiaozy.cn)

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,文字、素材、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,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,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。

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与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!